欢迎访问

香港神算子

史上最清丽自然的一首闺怨诗,别树一帜,美的

2018-11-22    

此词和《菩萨蛮》同样温柔细腻,可见作者是一个性情敏感之人。清代学者田同之曾有言:“若词则男子而作闺音,其写景也,忽发离别之悲。咏物也,全寓弃捐之恨。无其事,有其情,令读者魂绝色飞,所谓情生于文也。”该词名义看起来写的是女子怀念情郎,但实际非常可能是温庭筠在悼念自己所恋慕的女子。这位温庭筠生命中最有名的女性,就是唐朝四大女诗人中的最后一位,和李季兰、薛涛、刘采春齐名的鱼玄机。
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

肠断白蘋洲。

这首小令情真意切,活跃自然,不矫饰之态跟违心之语。词中浮现的楼头、船帆、斜晖、江水、小洲,这些互不相干的客观存在物,思妇的由盼郎归来的喜悦到“肠断白蘋洲”的痛楚失望,这些人物感情情态的复杂变革,温庭筠经过精巧的艺术构思,使之成为浑然一体的艺术形象。

这首词看似不留余地,轻描淡写中酝酿着炽热的情感,而且婉转起伏,顿挫有致,于不用力处看出“重笔”。

到了温庭筠所处的晚唐,格律诗发展到无奈冲破的顶峰,几乎所有的题材和范围都已经被探索穷尽。甚至于有人说,当初无论你处在任何环境、任何心情中,都可能找到现有的唐诗诗句来表白。

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
既然诗已经无可超越,词这种更加灵活的形式就开端绽开异彩,诗歌的发展即将通过晚唐跟五代十国而一跃迈入宋词的辉煌时代。作为“花间词派”的鼻祖,温庭筠最负盛名的作品,大都是此时开始逐渐走向诗歌舞台核心的词,比喻这篇《望江南》:

标签 古诗词 唐诗 宋词 温庭筠 晚唐

整首词犹如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,画面上的江水不奔驰不息的波涛,发出的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叹气,连落日的余晖,也缺乏峻刻的寓意,盘旋着一股无名的愁闷和难以排遣的恼恨。还有那临江的楼头,点点的船帆,悠悠的流水,远远的小洲,都惹人遐想和回味无限,有着一种美的情趣,一种情景融会的意境。

温庭筠的思维感情像一座桥梁,把这些风物、人物接洽了起来,而且渗透到了风物描绘和人物运动之中,成了有机的艺术整体,使冰冷的楼、帆、水、洲仿佛有了温度,有了血肉性命,变得含情脉脉;使分散孤破的风景点,融合成了存在内在逻辑联系的艺术画面;使人物的外在表现和内在的心理活动完美统一地显示出来。

思妇题材写的人很多,可说是个“热门题材”,但这首小令,不落俗套,很有特色。这也是个软题材,但这首小令不是软绵绵的,情调踊跃、健康、朴素。在有着绮靡侧艳“花间”气的温词中,这首小令可说是情真意切,清丽造作,别树一帜的精品。